夏天
如果这条街没有鞋匠
我就打赤脚
站到太阳下看太阳
我想到在白天出生的孩子
一定是出于故意
你来人间一趟
你要看看太阳
和你的心上人
一起走在街上
—— 海子 《夏天的太阳》

今天去诊所看病,医生问我是哪里人,我愣了一下,最终脱口而出的还是「厦门」。

其实我早就不属于那里了,但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。我能融入这座城市早晚高峰拥挤的人群,却终究无法在这片土地扎根 —— 无论在何处我都只是一抹浮萍罢了。

时间好快,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,头发剃了一茬又一茬,猫儿也长大了。时间又好慢,每天压抑着过,忙碌又慌张,在梦里我还在那条街上。

那条街上海风绵绵,灯火万家,连我也会闪闪发光。

可我成了违背誓约的逃兵,只得次次如梦,次次惊醒。梦里腥咸味的海风,梦醒时还挂在脸上。

没有「余生多指教」,亦没有「一生还太长」。我来人间一趟,不知要看怎样的太阳。

人生很短,这病还很长。